動聽free聽書網 > 光之隱曜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
光之隱曜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以前光啟·望舒對羅邁德·德古拉彭的了解僅限于征服世界和他滿腔的野心,但現在,前者隱約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作為和古門司接觸最多的人,望舒嗅到了端倪,似乎在這場征服世界的戰斗后,還有其他的事正生根發芽,因為德古拉彭之前提到了……神!
神的壽命是無限的,擺脫了人對物質的基本需求,也能擁有超乎凡人想象的力量,但德古拉彭想成神,為何不去找星陣魔法圖?自從上次龍泉山澗的事后,神獸之園提高了警惕,此后便沒了動靜。
難道德古拉彭是想在戰斗中搶奪星陣魔法圖?目前只有這個想法是成立的,德古拉彭似乎不想浪費時間,所以多次讓望舒聚齊世界戰力,以便一次征服。但提前成為神不是可以確保萬無一失嗎?還是說有什么難言之隱?成神……
“首腦,新世界、西域界和東域界的可聯絡設備皆已接通。”
阿什利的話將望舒從沉思中拉回現實,他的目光沒有被成熟漂亮的阿什利吸引。
“嗯!知道了!”
望舒離開窗邊,走下樓,進入設備室。
“設備都調好了嗎?”
“調好了!”
一邊的文官說時,望舒點頭,抓起桌子上的黑色話筒。話筒很大,很重,但在望舒手中猶若輕羽。
“諸位,我是光啟·望舒,世界政府首腦,我要通知一件事,請暫且放下手中的工作!”
大話筒可以把望舒的聲音傳到此時開著的所有通訊器里,所以他接著說:
“重復一遍!我是光啟·望舒,世界政府首腦,我要通知一件事,請大家暫且放下手中的工作!”
此聲后,設備室里想起數多回應。
“鳴犼明白!”
“牙魚明白!”
“劍鷹明白!”
“劍兔明白!”
“德恩西地總局收到!”
“圣塔拉姆地總部收到!”
“大監獄收到!”
“獨狼收到!”
“鄧春林收到!”
……
一分鐘內,各有不同的聲音響起。隨后,通訊室里變得無比安靜。其實不是所有人都有空在這一分鐘內回答,但他們有規定,緊急通訊時,如果沒在一分鐘內說收到,就不要說話了,否則會影響節奏,這是如鐵的紀律!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有些多,請保持安靜。”
望舒聲音冷淡,大腦冷靜,以此把事情最客觀的一面說出來。
“五天前,有一個叫穆興隆的罪犯召集了二十幾個同行,他們準備臣服于古門司,但被山竹少將勸住了。后來,穆興隆偷了山竹的通訊器,一個人去了古門司,途中,他打到了總部,并聯系上了我。”
事情從此開始轉折,世界各地的人都聽得很認真。
“他說他想確定羅邁德·德古拉彭的意圖,因為德古拉彭之前說過,只殺阻礙他的人。穆興隆對我說,他想做一件偉大的事,如果他僥幸以臣服者的身份活了下去,會給我們提供古門司的情報,或讓更多的強者和百姓混雜進入古門司,這樣明年就能里外夾擊,從而消滅古門司。如果他死了,就以此告誡天下人,讓那些想臣服的人就此死心。”
說到這,此時世上拿著通訊器的人都面露驚訝,這真的是一個罪犯干出來的事嗎?既想到了里應外合,還做好了兩手準備。
“這確實是穆興隆的原意,我沒有扭曲。我答應了他,因為無法阻止,只有給他幫助,讓他在前往古門司的路上暢然無阻。他在一個小時前到了古門司,現在已離開人世,我們有錄下來的對話,接下來會發到你們的鸚鵡通訊器里,這項技術只有世界政府的最新通訊器可以做到,所以我將口頭表述一遍羅邁德·德古拉彭的意思。”
望舒腦海里映出德古拉彭的模樣,那是個真實活在人間的惡魔,連地獄都容不下他!
“德古拉彭之前確實說過,說凡是不臣服的人,都將和戰火一起燃燒,最后消亡,但他口中的臣服不是和他站在一起,而是死亡。也就是說,只有死才是對他的臣服,才能如他意愿。”
此話一出,設備室里傳出各地人們的唏噓聲,很多人倒吸一口涼氣。
“是的,我們沒有退路,只有戰斗,請諸位將這件事轉告給身邊的人,同時讓那些心懷僥幸的人知道,除了死,是無法擺脫古門司的,這是場劫難,我們必須面對!”
說完,望舒對身邊的文官揮手,他走到設備前,說:
“現在開始發送音頻,各位在聯系中斷后可以聽。”
“站在通訊器前的諸位,你們要么是世界政府的一員,要么是蓋德軍,請一定要告訴那些心起臣服之意的人,現在只有團結在一起,只有舉起武器,催動星神才能活,所以,面對吧!戰斗吧!”
說這些話時,望舒的聲音依舊沒有半絲熱血,他很冷靜。
“好了,我即將斷開聯系,若有事,再聯系!”
說完,望舒放下手中的通訊器,雙手抱胸站在原地。只要這個消息一傳開,所有心懷僥幸的人都會改變之前的意見,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更好的聚集戰力,轉移百姓。而這些都是穆興隆帶來,他做到了,死之前,做了一件可以影響當今世界的大事!即便死的唐突,連說遺言的機會都沒有……
“去把穆興隆的事記下來,他的罪犯身份,可以免除了!”
“是!”
“將這件事也公布出去!”
“是!”
望舒面孔鐵青,走出設備室,他本來不想用這種方式來激勵大家,但大家的斗志沒有他想的那么強,只能如此了!而后,是很多人的主動聯系。但只持續了半個小時,因為那份音頻已發到很多人的設備里。
這天晚上,這兩件事散布世界各地,成了最新話題。
新世界,圣塔拉姆地,明水城。
伊利斯和諸多以前的同行聚在一起,他們已正式在世界政府報到,開始跟從他們參加任務。因為他們的實力在一顆星神以上,今后也會上前線!
“沒想到穆興隆會做出這種事。”
“是啊,他那么怕死,既然……”
“他現在算英雄!”
伊利斯說時,心生敬畏,以前大哥的事暫且放下。
“我們也不能落后,不管輸贏,我們都不再是罪犯!”
“嗯!”
眾人點頭時,起身去拿一邊桌子上的軍裝,這些都是世界政府給他們的!
“沒想到我能穿上這身衣服。”
“是啊,以前看到就跑。”
伊利斯看了眼軍裝,雖然有很多兄弟死在世界政府手里,雖然大哥因世界政府的逮捕受罪,但他們確實是個正義的組織,所以這次,他緊緊將其抱緊。
新世界,德恩西地。
一個小房間里藏著很多人,大約有五十個,他們都是準備去投靠古門司的,但突然散開的事讓他們有些絕望。這件事的真實性毋庸置疑,也就是說,他們的計劃失敗了,去古門司只是自尋死路!
“完了,都完了,我們唯一的希望也沒了!”
一個人垂頭喪氣時,類似首領的人罵道:
“什么希望沒了?走,回去!”
“老大?”
“回大家身邊,加入世界政府,為今后出一份力。”
“但是我們會死!”
“你坐在這也會死!小道消息沒聽說?穆興隆的罪犯身份被撤除,他的事情還被世界政府的文官記錄,他就這么成為歷史人物了,我們既然逃脫不了,還不如主動往前走!”
“老大……”
“好了,起來了,走!”
新世界,亞拉科羅地。
這里聚集的人遠比新世界其他地方多,加起來都上千了,因為這里是最先聚集臣服者的地方。此時,他們的首領說:
“各位,告訴自己手下的人,這個隊伍算解散了。”
“我們也要參加世界政府嗎?”
首領想了很多,最后才說:
“我們本來就是世界政府的一部分,一直都在他們的庇護下活著,這次我們也該出力了,果真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我這也算馬后炮了,但還是讓大家行動起來吧。”
“好!我會將您的意思告訴大家。”
“不用再這么叫我了,這個隊伍解散了,我沒臉被你尊稱,我只是一個膽小怕死的人。”
“老大,您可是龍族人,這只算一時糊涂。”
“不說了,我回家族了,讓大家也散了吧!”
“好吧……”
這個首領覺得有些諷刺,自己是龍族人,世界政府下三大主要支撐力之一,卻做出了這種事。現在,他要負荊請罪,回龍族任由處置。
說到龍族,前段時間他們族內有些動亂,因為老族長龍憶的事,他的死激起了龍族人的怒火,他們急于向光啟·望舒要一個說法。后者也比較無奈,這應該由引領者來處理,但他們現在忙于尋找隱士,所以他只能硬著頭皮面對龍族,而后把所有事都往自己身上攬,因為當時根本聯系不到引領者,為了將此事平息,只能如此。
而后,龍族慢慢冷靜下來,他們畢竟是世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后來,他們繼續為世界政府出力,現在正和平臣氏一起主管新世界的供給問題。至于路易家族,因為他們主要分布在西域界,所以主管地域不同,但任務差不多。
三大家族,不!現在還是該說四大家族,只不過帝族主管的事與蓋德軍有關,他們現在都站在自己的位置,試圖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最強,他們相信,還是可以試試的,因為人類,向來頑強。
除了新世界,西域界和東域界那些心懷僥幸的人也改變了主意,他們本來就糾結,現在,他們虛無的路徹底崩塌,于是,他們只有原路返回。幸虧為時不晚!
這是一個轉折點,此后,世界政府和蓋德軍整合世界戰力的路將無比順暢。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