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無敵從吞噬開始 > 第27章 陣法大師
無敵從吞噬開始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在跟隨古通去布陣的路上,一名隊員小聲的問道:“這老家伙是什么來頭?”

    江寒對這名陣法師也從未聽說過,只不過,從他行走的動作和神態間的倨傲來看,在荒城內地位不低。

    “噓,小聲點,你不想要命了。”一名隊員神色緊張,趁著古通去準備陣法材料的時間,小聲道:“知不知道,荒城的防御大陣,就是出自古通大師之手,曾是九宗之一的天玄宗弟子,不知什么原因,重回荒城,即便是穆城主,也對其畢恭畢敬,只是古通大師性情乖張,又不喜揚名,知道的人很少。”

    “嚯!”一名隊員一臉震驚:“那他豈不是天人境界?”

    “誰知道呢,不過有傳言,古通大師曾經被仇人追殺,修為大損,才逃到這神棄之地隱姓埋名的。”

    聽著幾人的議論,江寒對這位古通大師來歷有一定了解,不過對他而言,對方過往再怎么厲害,如今也不過是茍延殘喘,可以想見,外面的世界,就未必真的是‘自由之地’,只是他剛得到封禁術,對于陣法一道也有些興趣,只是可惜,陣法師本來就是稀缺職業,關于陣法方面的資料和秘籍,更是少之又少,噬魂訣中的符文之道,與陣法有些關聯,但對于江寒而言,也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當然,江寒也沒指望這位古通大師真的會指點自己或是他人,當下還是布好陣法,早日回家才是正途。

    事實也如江寒猜想的那樣,這位古通大師不僅性情乖張,脾氣也不太好,把布陣需要的材料準備好之后,隨手給江寒等人遞來幾張圖紙,要求幾人按照方位把這些材料擺放在相應的位置上。

    “這圖是什么意思?看不懂啊。”

    其他幾名隊員一臉茫然。

    江寒打量了幾眼圖后,也有些意外,古通給的圖紙,類似于八陣圖,但又比八陣圖要復雜得多,江寒借助考古方面的知識,對于分辨方位來說,倒也不算很難。

    江寒拿起材料,準備往東邊走。這時,一名隊員奇怪道:“江寒,你知道方位?幫我看看這個。”

    江寒看了一眼,說道:“西邊。”

    “我這個呢?”

    “南邊。”

    “幫我也看看。”

    “北邊。”

    “那我這個呢?一定是正中了?”

    “中應該是陣眼,不會讓我們這些菜鳥負責,我看看,在西北邊。”

    江寒一一指點過后,來到東邊的震位,古通其實已經用特殊的小令旗標注了地點,只是周圍草木林深,需要仔細尋找。

    江寒找到精準的位置后,按照圖紙,把一些他也認不出的陣基材料堆砌擺放并加固,做完之后,江寒臨時坐下來休息。

    并再次的核查有沒有擺放錯誤。

    他檢查了一會兒,意外發現,整個陣基,看似雜亂無規律,可從特殊的角度看去,卻像是一個特殊的符紋。

    不過江寒不知道這個符紋的具體作用,只是覺得有些眼熟,但又覺得哪里不太對。

    眼看著天色快要晦暗下去。

    江寒看向村里新升起來的一盞滅魂燈,江寒恍然。

    “原來是這樣,這個村的陣法,應該是類似鏡像的作用,將滅魂燈的作用放大,起到迷惑的作用,但若遇見強大的幽魂,一樣會出事,在神棄之地,人命果然是最不值錢的。”

    江寒微微有些感慨,雖然他沒有系統的學過符文之道,對陣法也不精通,可他這些日子刻畫拘魂符和結印魂符,也小有心得,只需將一道真靈之符封印在陣基之中,就能真正的發揮其威力。

    江寒本來也不想多事,可他見獵戶張生家剛好離這里比較近,心中有惻隱,于是便取出一張紙和筆,臨時貼靠在陣基上,開始刻畫符紋。

    進入無垢境之后,江寒明顯感覺到對真元的掌控要輕松了許多,數筆勾勒,一次成功。

    正當江寒準備將拘魂符暗自藏匿于陣基之時,手中符紙被一股力量牽引,飄飛出去。

    江寒回過頭,只見一臉刻板的古通,正悄無聲息的握著他刻畫的符一臉嚴肅。

    江寒心里一驚,雖說剛才他刻畫符凝神而導致精力不足,但他的五感是極為敏銳的,微小的風吹草動甚至是草叢里蟲子跳動,都能被他掌握,可古通何時出現的,他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再聯想到他曾經進入過九宗修行,江寒不敢托大,忙拱手道:“古大師。”

    古通一雙眸光有些銳利,問道:“這道靈符,出自你之手?”

    江寒聽見對方這么問,猜測出他應該是剛出現,于是回答道:“我觀大師布陣精妙,陣基有符文之形,于是胡亂的模仿了一下。”

    “哦?”古通的臉上露出一抹譏笑,“你懂陣法?”

    “不懂。”

    “那你怎么看出精妙的?”古通負手而立,目光變得銳利,“沒想到這些年來,我看走了眼,你小子竟是一塊璞玉,我且問你,封禁在你家紫檀香盒子里的那只幽魂,是不是被你父親給解決了?”

    “盒子?”江寒略一思索,想到那武館里藏著盒子上的封印有些眼熟,明白過來,拱手道:“江寒多謝大師當年出手之恩。”

    “哦?”

    古通刻板的神色稍霽,當年荒古村出現一只大魂王,外人只知是城主群力封印,但真正出手封印的,卻是他,這件事當年隱瞞得極好,他注意到江寒的表情,說明這事是他猜測出來的,不由地對江寒上下打量幾眼。

    忽然,他驚訝道:“洗髓之境?呵呵,世人多浮躁貪妒之輩,你小子卻也是個爭氣的,也好,既然你懂得符文之道,也有陣法基礎,那我也做一回善人,把這陣法給改一改。”

    江寒謙虛道:“大師,我只是瞎蒙的。”

    古通冷冷一笑:“你不用試探我,我的一身本事,沒有宗門允許,無法外傳,而我又絕不收徒弟,你還是別起心思。”

    江寒聞言,微微有些失望,但他心里卻在想:這封禁術果然神妙,他封禁了丹田之后,連古通也只能看出他只有洗髓境界的修為。

    “這老家伙,還真是頑固又精明。”

    不過,就在江寒失望之際,古通卻是朝他丟來一本手札:“這是老夫記載的一些陣法基礎和符文基要,在布好陣后還給我,能看懂幾成,記住多少,看你造化。”

    ……

    求推薦票。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