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龍五道人傳 > 第三章 趙宗已
龍五道人傳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石亭的左側是一個碧綠的小湖,小湖波光粼粼,湖邊上的柳樹隨風飄蕩。老龍王閑來無事,又見此美景,便拿出一套茶具,自顧自的品起茶來。

  等老龍王茶杯中的茶都見底了。小伙這才匆忙跑回來,懷里揣著本書,老龍王看見了卻也沒在意。

  “小友,這里有茶。”洪三爺指著桌子上的茶杯說。

  “多謝洪三爺。”小伙子將這杯茶一飲而盡,心里這才稍微好受些。

  “小友啊,本王...呸,我還不知道你姓甚名誰啊。”

  “多謝洪三爺的好茶了,小子姓趙,名宗已。”

  洪三爺想起來剛才他好像有什么事,剛要說話,就被趙宗已打斷了。

  “洪三爺,您先聽我說個故事”趙宗已說道。

  “在二十多年前,這山腳下還有個叫做趙家村的地方。趙宗已指著小湖對面的山說道。

  那天,有個姓張的道士來到村子上。這個道士四處打聽,四處詢問村子里有沒有一個屁股上帶有胎記的小嬰孩。村民們似乎是對了口令一般:你要是找成年人的話我屁股上就有,要是找嬰孩的話,那還真是沒有”趙宗已說到這,抿了一口茶繼續說道。

  張道士找遍了全村,就是沒找到那個嬰孩,當時又到了晚上,張道士就決定在樹上過一夜,明天再走。等到半夜,張道士只覺得周圍都亮了起來,以為是天明。就要起身返回。但是等眼睛的迷蒙過去之后,才發現周圍很多人都聚在了一戶人家的門口,而那些亮光就是從那些人手中的火把上發出的。張道士就是很疑惑了,半夜不睡覺,都跑別人家的門口,組團學習房中術不成?

  所以張道士就決定下去找了個村民問問,剛巧樹下就站著一個人。這個人名叫做趙鐵柱,趙鐵柱見樹上突然跳下來個東西,以為是老虎進村,瞬間給嚇昏過去了。張道士有些無語,自己有那么嚇人嗎?張道士猛恰趙鐵柱人中,趙鐵柱這才醒過來。鐵柱看清這個人原來就是白天的那個道士,這才松了口氣。拍拍胸脯問道有什么事,張道士就問發生了什么事,搞得這么大動靜。

  鐵柱說:這是他們村里一個叫趙美麗的寡婦在生孩子,說來這趙美麗也是很奇怪,趙美麗的男人趙屌絲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在十個月前,趙美麗的肚子突然有了動靜,雖然趙美麗也沒鬧出太大動靜,但是肚子越來越大也難免不會被人發現,趙美麗這才開始有些慌神,自覺事情已經成這樣了,索性不瞞了。第二天趙美麗去村長家里把事說清楚了。據趙美麗所說,趙美麗在懷孕的前一晚上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有個漂亮女人,漂亮女人懷中抱著一個小嬰孩,女人對趙美麗說,這個孩子是給你的但又不是你的,如果有一天有人要將孩子帶走,你就讓他帶走吧,否則會給村子里帶來大禍。趙美麗自然是不信,誰都知道夢里發生的事情與現實是相反反的。

  但是在第二天,趙美麗一早醒來,覺得身體有些不適,這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但是這涉及到婦人的清白,所以趙美麗也就誰也沒說。”說到這,趙宗已實在渴的不行,看了看了空蕩蕩的茶杯,茶壺又被洪三爺拿在手里,索性就不喝了,繼續說了下去。老龍王雖然是龍王,但是沒一點龍王該有架子,就要給趙宗已倒上。

  趙宗已眼看不好,瞬間就站了起來,老龍王顯然是被嚇一跳,但他還是沒向其他方面想。

  “小友,怎么了?”洪三爺問。

  “我脊椎不好,不能長時間坐著”趙宗已尷尬的笑笑。

  待老龍王倒好茶水,趙宗已這才重新入了坐,將茶水一飲而盡,又繼續說了起來。

  “趙鐵柱說完了就走了,張道士的腦中雖然瞬間涌現出大把問,但還是決定先去看看孩子。

  “村長,這孩子不能留啊,這孩子還不知道是趙美麗與外村的哪個野男人生的。”村長身邊人妖趙凌妖嗲聲嗲氣道。

  “村長,這畢竟是個孩子啊,雖然可能是趙美麗不檢點,但孩子畢竟是無辜的!”趙鐵柱堅定不移。這一刻,趙秀花看著趙鐵柱的背影,只覺得此刻的趙鐵柱再也不是從前的趙鐵柱。在趙秀花的眼里,趙鐵柱就如同天神下凡般,不可一世。就連趙鐵柱也不知道,正是他這一次的據理力爭,竟然將村花的魂勾走了。

  “別爭了,什么事都等到孩子生下來再說吧。趙嬸。村長趙大牛喊到。

  “村長有什么事,”幾十個趙嬸一起問道。

  村長渾身一哆嗦,“你,你去幫趙美麗生孩子去,其他人都散了吧。”

  對了,趙鐵柱,最近有沒有什么人說要尋找一個孩子。”村長看著將要走遠的趙鐵柱問道。

  “沒有,村長”趙鐵柱想也不想,直接回道。

  張道士在一旁看的是牙根癢癢,心想,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到頭來還是得自己去亮個相。

  “村長,我姓張,是個道士,今天上午我來到貴村,為尋找一個屁股上有半面胎記的嬰孩。”張道士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對了村長,這個家伙就是來我們村找孩子的。”一旁的趙鐵柱指著張道士說。

  “喲,你莫不是趙美麗在外村的野男人吧,現在怕瞞不住,決定自投羅網了?”趙凌妖分毫不讓。

  “趙凌妖,我勸你最好少說幾句,要不然我就把你的頭擰下來做尿壺。”趙鐵柱嗖的一聲竄到趙凌妖身邊拽著他的衣服。不論趙凌妖說什么,趙鐵柱總要跟他對上一對。

  “你們就不能安靜點!張道士,誰派你到這找孩子的?”趙大牛問道。

  “不瞞村長,我是龍虎山的一個散修道士。一日在房內打坐,可是久久靜不下心。只覺得腦海里總有一個聲音在喚我,等我再睜開眼時,卻發現自己站在了慈航道人(觀音)畫像前,看見畫像下有一張地圖。

  地圖上畫的就是這里,還讓我找到一個孩子并帶回來。孩子的屁股上有一半區域都是胎記。”張道士說罷,將地圖拿給了村長。

  單憑一張地圖,說明不了什么,重要的是屁股上的胎記有無。

  “趙嬸,孩子咋樣了。”趙鐵柱朝著房里大吼一聲。

  “再等會兒,這孩子怎么是兩個頭啊!”趙大嬸有些害怕,聲音都有些發顫。

  “我看看,什么頭啊,這明明是屁股,這么大的胎記!村長!這孩子屁股上好大一塊胎記。”另一個趙大嬸說道。

  張道士聽了,頓時欣喜若狂。但他看了看現在的時辰,心中一涼,這個孩子是天邢煞。凡天邢煞者,左眉處定有不妥之處,性格極端,極難成事。

  “村長,你看看這個孩子,多俊的臉啊,不過這孩子身上有兩處胎記,尤其是臉上那道,唉!”趙大嬸把孩子抱了出來。

  張道士一看,果然不假,嬰孩左眉約二厘位置泛青。要想將這印記抹除,唯有多做善事。

  “趙美麗怎么樣了?”

  “生完孩子就昏過去了。”趙嬸答道。

  “張道士你來看看這孩子,真的會給村子帶來禍事嗎?”趙大牛將孩子遞給張道士。

  “村長,這孩子您也見了,這孩子眉上二厘有青印,這青印叫做天邢煞,這孩子與親人朋友不合,要說會帶來禍事,這是有可能的,但是若您讓這孩子跟我走,我帶他做善事,他這天邢煞便會解除,而這里的人也會平安無事。”張道士惋惜道。

  “好吧,但是,這是趙美麗的孩子,這孩子的去留還是讓她來決定吧。”不得不說趙大牛是個好村長。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