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驚鴻殿 > 第三章 情愫
驚鴻殿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葉輕棠迷糊之間,隱約有人來過,只是她根本睜不開眼睛,后來,又仿佛看到了蕭玨跪坐在她身邊,雙目瞧著她,一幕一幕就像做夢似的。

  背部火辣辣的疼,真的是太疼了,眼淚無聲的滑落下來,只是沒過一會兒,一股清涼的感覺掩蓋了疼痛,葉輕棠哼哼兩聲又睡了過去。

  半知半覺中,她感覺喉嚨火燒火燎的,身上也充滿了汗漬,難受的不行。

  “水,水。”

  蕭玨打開水囊,將水傾倒進葉輕棠嘴里,對方無意識的吞咽,直到喝了六七口才停下。

  蕭玨用手背抹去葉輕棠嘴角的水漬,又摸了摸她的額頭,見果真不燒了,才放下心來。

  等葉輕棠再醒來,已是兩天后。

  背部的傷徹底結了痂,只是三四日未曾進食,人瞧著清瘦許多,面色也憔悴了不少,頗有幾分病西施樣子。

  蕭玨摘了果子回來,特意去看了看葉輕棠,見到她醒了的那瞬,心底的喜悅幾乎將他淹沒了。

  葉輕棠剛醒不久,還沒回過神來,瞧著用破衣服圍成的簾子,一時沒反應過來這是哪里。

  蕭玨壓下心底的異樣,眉眼之間較之前柔和了一些,語氣依然平靜,“你醒了?要喝水嗎?”

  說著不待葉輕棠反應,直接將水囊遞過去。

  葉輕棠見著了蕭玨才總算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他們受傷了,跟著狼群到了一座山洞。

  “謝謝!”說著就要撐著坐起來。

  蕭玨有一瞬間的慌亂,“你別動,小心掙裂了背部的傷,我喂你吧!”

  葉輕棠聞言也不堅持,就著蕭玨的手喝了幾口。

  之前葉輕棠昏迷著,蕭玨還可以心無旁騖的為她上藥,現如今她醒了,他都不知該如何面對她,畢竟這事有損她的名節。

  思慮好久,他還是說了:“葉姑娘,你昏迷后,傷口發炎引起了發熱,我不得已,將你后背的衣服剪開,雖說是為了救你性命,但是……”

  葉輕棠聽到這話,這才明白了為什么感覺后背空蕩蕩的。

  她一驚,回頭去看自己的背,蓋著一件素凈的外套,謝天謝地,沒有讓她裸著。

  她掙扎著爬起來,聲音透著寒意,“出去。”

  蕭玨點點頭,“葉姑娘,包裹里有衣服和饅頭,有事叫我。”

  他說罷,便起身走出了葉輕棠的視線。他往火堆里添了些柴,確保洞內溫度不會降下來。

  葉輕棠腦子亂得很,她覺得自己遇上蕭玨簡直倒霉透了,先是被他背,后又被他看了身體,若是被師父知道了,師父那么敵視白帝城,肯定會逐自己出師門。

  可是他是為了救自己啊,若沒有他,自己很可能已經死在了沙漠里。

  就當什么也沒發生過吧!

  葉輕棠幾天沒洗澡,聞見自己身上的味道,直皺眉頭,她想洗漱,看蕭玨的樣子應該是有水用的。

  她問:“蕭公子,可有熱水,我想洗漱?”

  蕭玨愣了愣,自己洗漱是在外面的一處水潭里,葉姑娘她重傷未愈,肯定不能受涼,“葉姑娘且等一下。”

  他從外面找了塊大石頭,用自己的內力,一點一點打磨出凹槽,姑且用這石器盛水吧。

  他將石器擦洗干凈盛了水帶回去,架在火堆上。

  葉輕棠小口吃著饅頭,噎著了就喝口水,這么會功夫,已經咽下了兩個。

  “勞煩葉姑娘看著火,我再出去一趟。”

  葉輕棠驚訝了一瞬,點了點頭,算是應下。

  蕭玨就又出去找石塊,磨石塊,洗干凈了盛了水拿回來。

  如此兩趟后水已經開了,狼王帶著它的妻子不知去了哪里,如今洞內只剩下他倆。

  蕭玨將破舊的衣服撕下兩縷,綁在手上,快速將燒開的熱水倒進盛了涼水的石器里,這才端到簾子旁,“葉姑娘,我去外面守著,有事叫我。”

  蕭玨剛到外面,就看見千秋葉駕馭輕功而來,他上前攔住他,將千秋葉帶離這里。

  千秋葉:“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蕭玨:“千公子,我們的傷也快好了,不知可否告知我們如何離開魔鬼域?”

  千秋葉:“我說過了,我不姓千,我叫千秋葉。”

  “好,千秋葉兄弟,你能帶我們離開嗎?”

  “不能,沒有師尊的命令,我不能離開這里。”

  蕭玨眼中的光暗淡下去,看來他只能靠自己了。

  蕭玨不在繼續剛才的話題,“秋葉兄弟,那能否為我們拿來些鍋碗瓢盆以及御寒的衣物?若是將來你能和我們一起去中原,我們再感謝秋葉兄弟的大恩。”

  千秋葉爽快的應下了,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往年這山中只有他和師尊,無聊極了,后來有了小灰和小白,日子才有了些意思,現如今,多了這兩個人,往后啊,再也不會無聊了。

  蕭玨目送千秋葉離去,這才回到洞口,他朝里喊了聲,“葉姑娘,你可洗漱好了?”

  “好了。”葉輕棠換了包裹里的素凈衣衫,袖子有些長,她只好挽了些,又以水為鏡,給自己重新梳了頭發,沒再編那些個復雜發髻,只將頭發一縷一縷的編到后面,在發梢處綁上頭繩。

  整張小臉素面朝天,洗漱過后的純凈氣息撲面而來,額前兩鬢都有些碎發,倒襯的整個人溫婉可人了不少。

  她就獨坐在石墩上,抬眸看過來的時候,蕭玨的心臟像要跳出來,呼吸都急促了。

  蕭玨就那么直愣愣地看著她,這瞬間,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葉輕棠直被看的臉紅了,像抹的胭脂,也像天邊的晚霞,璀璨至極。

  葉輕棠扭過身去,起身回了簾子里,避開了蕭玨燙人的目光。

  蕭玨默默走過去將水倒掉,又盛了新水回來做上。

  半個時辰不到,千秋葉就回來了。

  “蕭大哥,你要的東西我都拿來了。”

  蕭玨先是謝過,后才打開,一一拿了出來。

  千秋葉又道:“蕭大哥,你放心,這些都是沒人用過的,你看上面都蒙了塵土。還有這些衣服,也都放在庫房里,應該是以前做好還沒有人穿過的。”

  蕭玨又謝了一遍。

  “他是誰?”

  千秋葉聞聲看到了葉輕棠,臉色有些不自然,朝洞口靠了靠。

  蕭玨給他洗了個碗,舀了熱水遞過去,“秋葉兄弟,坐下說話。”

  又轉頭對葉輕棠道:“葉姑娘,這是千秋葉兄弟,他和狼兄相識,你昏迷第二日,千秋葉來看狼兄,見到你我受傷,又特意拿了傷藥來為我們救治。”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有干凈的衣服和饅頭,“這么說來,我背部的傷,是你為我上的藥?”

  千秋葉連連擺手,“不是我不是我,是蕭大哥,師尊告誡過我,不能隨便和女人接觸,否則看了女人的身體就要娶她!”

  葉輕棠:“……”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