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時空領域 > 第三十六章 第一張殘圖
時空領域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希羽!希羽!”

    “羽哥哥!羽哥哥!”

    在一片黑暗之中,寂靜無聲,隱隱約約,有幾聲呼喚傳來,打破了這里的寂靜。

    “好像有人在叫我。”希羽恢復了一點意識,但他的記憶有點斷片,努力去回想,卻讓他的大腦一陣眩暈。

    “好累啊!真想就這樣再睡一會兒。”

    這樣想著,希羽的意識又逐漸沉淪下去。

    嗡!

    突然,他的耳邊傳來嗡鳴之聲,左眼一陣清涼。

    這一陣清涼,如同沙漠中迷茫的旅人發現了一瓶水,讓希羽原本慵懶的心逐漸褪去,剩下的,是一片空明與寧靜。

    “希羽,希羽!”

    又是一陣呼喚聲傳來,希羽盡可能地去放大對這呼喚聲的感覺,終于,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了。

    極力睜開眼,起初,是一片蒙眬,只看見兩個黑點在晃動,慢慢地,畫面逐漸清晰起來,原來那黑影就是兩女的秀發。

    “你終于醒了!”云欣見他的眼神變得清明,恢復了往日的喜悅,開心地說。

    “我,我怎么了?”

    “我還想問你呢!”施焱之指了指在一旁地上的黑袍,“這不會是你干的吧?”

    希羽一臉疑惑:“不清楚,我只記得那個黑袍人把我釘了起來,我暈了過去。”

    施焱之長舒了一口氣,道:“那應該是有高人路過,順手救了你吧!”

    希羽一臉迷茫:“高人?難道不是你救我的嗎?”

    “你覺得這是我干的嗎?”施焱之一把掀開散落在地上的黑袍。

    看到那黑袍之下的景象,希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那兒,只有一堆皮屑,就連血跡都看不到。

    這么邪門的力量,肯定不是施焱之干的,希羽的心中也理解了剛剛施焱之的驚訝。

    “你相信了吧!而且這個高人的力量還真是詭異啊!經過剛剛我和另外幾個黑袍人的戰斗,我發現他們身上的這件黑袍本身就是一件低階高級靈器,可以幫他們抵擋一次致命的攻擊,而這個高人出手,力量竟然直接穿透了黑袍,作用在他的身上,可見他是有多強。”

    希羽也凝重地點點頭。

    “他們的空間手鐲都搜刮過了嗎?”希羽問。

    “哦,我都搜過了,就是一些靈石、靈草、靈器等等,挺正常的,不過,只有一樣,它有點。”

    施焱之的話在這頓住了,玉手一翻,一張羊皮紙出現在她的手中。

    看著羊皮紙那碎裂的邊緣,希羽猜到,這應該是什么的殘圖。

    不過,說到殘圖。。。

    希羽一把奪過施焱之手中的紙,發現上面有幾個數字和幾個及怪的圖案,不過,說是數字,似乎是一串音階,具有極其強大的韻律感。

    “果然!”希羽激動地跳起來。

    “什么?”云欣被他嚇了一跳,問。

    “還記得我給你講的什么圣嵐施族的主母嗎?她會來到這,就是因為三張這樣的殘圖被人追殺,我記得這幾張殘圖連在一起好像是叫——吹口琴的水!俗名鎮魂曲!”

    施焱之的眼中閃過一絲悲戚,不過掩飾的很好,并沒有被發現,她急忙轉移話題。

    “不過你怎么這么精神?難道就沒有受到一點傷嗎?”

    聽她這么一提,希羽也發現了自己身上似乎并沒有什么傷,就連一點破皮都沒有。

    “嗯,應該是那位高手在走之前幫我治好了。”希羽想到的也只有這個了。

    “好了。”看希羽又想轉到剛剛的話題,施焱之連忙說,“在這也浪費了半天時間了,現在天黑了,先找個地方,我們休息吧,明天一鼓作氣走出這片樹林。”

    希羽看看施焱之:“我怎么總覺得今天你有點奇怪?”

    “有嗎?我覺得很正常啊?”

    含糊說著,帶頭向前走去。

    希羽止住了她:“你有點心不在焉,你忘了,我們只要找一個灌木叢,然后到浮屠隕仙塔里去就可以了啊?找什么宿營地?發生什么事了嗎?”

    “干嘛!有沒有聽長輩說過,女生的事,男生就不要管!就照你說的做吧!”

    希羽撓了撓頭,和云欣對視一眼,聳了聳肩,跟了上去。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當太陽只露出紅紅的側臉,空氣還殘留著清晨露水的清新氣息時,三人整理了一下,再一次踏上了路途。

    希羽一邊走,一邊思索著關于殘圖的事情。

    “那位主母說過,殘圖一共有四張,她找到了三張,并把它們分散在這個世界上,至于最后一張,為什么她說找不到了呢?難道被摧毀了?”希羽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想到那位主母,希羽不禁想起那些寄居在自己魂海的那些噬魂靈蟲,它們幾乎要被自己給遺忘了,不過,為什么它們這么安分?自己竟然這么久了都沒有受到什么影響。

    “哇!”

    就在他這樣想時,一旁的云欣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嘆。

    希羽和施焱之都從沉思中驚醒過來,原來,剛剛兩個人都在發呆,只有云欣一個人是醒著的。

    兩個剛如夢初醒的人抬頭望去,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草原,現在正是春天,所以地上的草都是嫩綠之色,并沒有一點雜色,風一吹,就像是掀起了一陣綠潮。

    這壯觀的景象讓三人都呆住了,他們誰都沒有看到過這樣浩瀚的場面。

    草原的風是香的,帶來許許涼意。

    那么舒服的感覺,褪去了三人身上趕路地疲憊,三人在此佇立良久,眼前的景物雖然單調,但卻怎么也看不厭。

    云欣開心地跑到前面,張開雙臂,愉快地說著話。

    “你在自言自語嗎?”施焱之問。

    云欣搖了搖頭,道:“我在跟草說話啊!”

    “你還能跟植物說話?”

    云欣點了點頭,她的下一句話,差點讓施焱之暈過去。

    “我好像還能跟非生物說話,”

    希羽打斷了兩人的談話,沖到最前面對著遠方大喊一聲:“現在我宣布,我們羽之恒的草原冒險開始了!”

    “羽之恒?”

    “就是我們這個小隊的名稱啊!”

    “那為什么要以你的名字命名?”

    “因為我是隊長啊!”

    “憑什么?”

    就這樣三人追逐、打鬧,在前方,全新的考驗在等待著他們。

    祝他們好運!(未完待續)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