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蹭出個神座 > 第66章 我保證不打死你!
蹭出個神座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向龍走進陳耀的小藥房,一眼就看到了四大弟子全都在,把陳耀圍在中間。

    見向龍走進來,踏雪怨恨的眼神盯他一眼,另外兩大弟子也是臉色不善,相比之下之前一直和向龍過不去的綠卿反倒是表現得最平淡的一個。

    陳耀左手拿著藥方,右手隨意的抓起一把麥冬:“你們都是這么想的?”

    踏雪瞅瞅綠卿,見綠卿悶頭不語好像在發呆,他一咬牙就當了出頭鳥:

    “是!”

    綠卿等三大弟子表示默認,這件事確實是事關他們四大弟子的切身利益。

    陳耀淡淡然的目光一一掃過他們的臉,最后嗤的一笑把麥冬隨手丟回了袋子:“小師弟,你的四位師兄都覺得你該回到大藥房去,你覺得呢?”

    四大弟子都吃了一驚:大師兄怎么了?為什么要問他?憑什么要問他?

    這才剛幾天呀,他到底對大師兄做了什么,把大師兄迷得神魂顛倒的?

    “師父曾經說過——能者上,平者讓,庸者下,劣者汰。”向龍笑瞇瞇的:

    “我覺得我在這兒,挺好。”

    你在外面這么屌你家里人知道嗎?你媽媽知道嗎?四大弟子都驚呆了:你一個走后門成為孟大藥師記名弟子的說這話難道良心不會痛嗎?

    但凡你吃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這樣,踏雪笑得馬臉都扭曲了:“說的沒錯!

    “能者上,平者讓,庸者下,劣者汰!只要你能打敗我們,我們調頭就走!

    “怎么樣?能者?”

    踏雪故意把“能者”二字加了重音,其他三大弟子或是鼻孔里發出“嗤”的一聲、或是撇了撇嘴、或是笑著搖頭,不同程度的表現出了不屑。

    陳耀貌似是低著頭專心挑揀麥冬的品相,眼中卻是流露出了一絲失望:

    本以為他是個人才,可現在看來也不過是個不自量力眼高手低的庸人!

    “好鴨好鴨!”向龍笑瞇瞇的,如果他不擋四大弟子的路,他將無路可走。

    別忘了,向龍已經是上品藥徒,除了孟大藥師和陳耀,在其他人身上他什么都蹭不到。所以他必須留在小藥房,哪怕為此和四大弟子正面硬剛!

    “那就比一場嘍。”陳耀心不在焉的把品相差的麥冬挑出去,他只要精品:

    “能者上,平者讓,庸者下,劣者汰。”

    上啊!你不是跟他有仇嗎?踏雪使勁兒沖綠卿打眼色:還尼瑪等啥呢?

    你上你上……綠卿避開了踏雪灼熱的視線,放下了的他不想再做出頭鳥。

    瓜慫!踏雪瞪了綠卿一眼,只好又滿懷期待的慫恿另外兩大弟子:你上你上!

    你上你上!另外兩大弟子也滿懷期待的看著他:我們看好你,你是最棒的!

    瓜慫!全都是瓜慫!踏雪見誰都指望不上,只好自己挺身而出:“我和你比!”

    “好鴨好鴨。”向龍笑瞇瞇的:“我新來的,踏雪師兄你可得讓著我點兒。”

    我保證不打死你!踏雪冷笑,轉身向陳耀躬身抱拳:“還請大師兄出題!”

    “正好,”陳耀把藥方丟在了桌子上:“今天的【不勾魂】就你們來煉了!”

    不勾魂?

    踏雪一愣,這藥連他都沒煉過,下意識的便拿起藥方,剛想看就聽向龍說:

    “師兄你先看吧!”

    馬臉一僵,踏雪趕緊把藥方塞給向龍,故作大度的道:“不急,師弟先請!”

    “那我就不跟師兄客氣了!”向龍笑瞇瞇的接過來,一邊看一邊頭痛。

    這不勾魂說白了就是吊命的藥丸子,專門給那些受了重傷的人吊命用的。

    現實不是游戲,游戲里的角色哪怕只剩下一滴血照樣能生龍活虎的戰斗。

    現實里只剩下一滴血尸體都涼透了,所以對于武師而言吊命的藥丸子很重要。

    煉制不勾魂,對于上品藥徒而言,其實有點兒勉強了,但勉強也能煉出來。

    無非就是品級高低,品級高的可以高價售出,品級低的也可以捐給災區。

    看完了向龍把藥方遞給踏雪,在踏雪看的時候向龍從背包里往外拿公牛飲料。

    早料到了有事兒,所以向龍特地在門口小賣部買了一兜子公牛飲料備用。

    踏雪神色古怪的瞅瞅他,向龍擺擺手:“沒事兒,你看你的,不用管我。”

    踏雪終究沒有指責向龍嗑藥作弊,向龍腦子有病的事兒地球人都知道。

    再說踏雪也不覺得向龍喝兩罐公牛就能贏了自己,公牛廣告都不敢這么吹……

    老米一兩、人參五分、麥冬五錢、霍山米斛五錢……向龍準備藥材的時候腦子里莫名就出現了不勾魂的相關資料,這不勾魂其實大有來歷。

    光緒三十四年,慈禧太后病勢沉重,進入彌留,御醫們手忙腳亂,束手無策。曾經慈禧太后最信任的薛神醫已離世十九年,御醫們死馬當活馬醫的把薛神醫留給慈禧太后養生的方子給用了,結果硬是把慈禧從黑白無常手里搶回來了三天,所以這方子就被稱之為“不勾魂”。不勾魂的方子后來被薛神醫后人公開了,在蟲族之災時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命。

    這不勾魂的難點在于下藥的次序、時機和火候,雖然在藥方里都有寫得明明白白,但時機和火候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即便陳耀自己親手煉制,也未必能保證百分之百的成功,偶爾也可能會熬出勾魂湯……

    所以陳耀覺得讓向龍受些挫折也好,年輕人不自量力眼高手低算不得什么大事兒,終究會在社會的毒打中學會如何做人,可是……藥師不行。

    不自量力眼高手低的藥師,很容易變成殺人兇手,是要向全國人民謝罪的。

    難!真特么難!研究了不勾魂藥方的踏雪皺起眉頭:不過連我都覺得難,向龍呢?他只怕會熬出一鍋勾魂湯吧!大師兄終究還是向著我的……

    想到這里踏雪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向龍,旋即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珠子:

    臥槽他有丶東西呀!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