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萬年道劫 > 第八十四章 皇家侍衛
萬年道劫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中州皇城。

    偌大的宮殿,裝飾豪華,氣氛卻有些沉悶。

    御座上的人,神色睥睨,氣宇軒昂,乃是東來國當朝國主,不過此時明顯有些生氣,身旁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御桌前,荀夫子和陸貿立在兩側,神情恭敬。

    凌云出現后,消息便第一時間送到了中州皇城。這本來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但問題在于,當初的封賜是基于凌云隕落的前提,現在凌云死而復生,這“文德圣子”的稱號,卻不好處理。

    見得兩人不說話,國主更加生氣,直接點名道:“荀夫子,你說,現在該如何處理?”

    荀夫子恭敬一拜,說道:“回陛下,微臣以為,君無戲言,既已封賜,便不應收回,以免天下人非議。而且,據說此人是苦濟撫養長大,品性端正,才華橫溢,早前也獲得過陛下恩賜,因此封賜文德圣子,并無不妥。”

    提到苦濟,國主目光微閃,又看向陸貿,問道:“大司馬,你怎么看?”

    “回陛下,微臣看法,與荀夫子相反,當初是臨海少城主上稟的消息,陛下并不知曉真假,自然不算失信。既然是錯,自當及時糾正,避免一錯再錯。”陸貿說道。

    “大司馬不要忘了,這個消息是經過慕容峰驗證的。”荀夫子提醒道。

    慕容峰會弄錯,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但他是東來劍派的人,現在更是掌門候選人,自然不能問責。

    “當然知道”陸貿點頭,也不否認,又道:“所以,微臣建議,可以給此人安排一些職務,若做得好,便讓他得了這個名號也無妨,若做不好,陛下便可借此收回封賜。”

    聽了陸貿的建議,國主臉色稍稍緩和,說道:“荀夫子,此事你去安排。若此人真有才華,便好生栽培,若只會些舞詞弄札,便盡早收了他的封賜,切莫辱了我皇家威名。”

    “微臣遵旨。”荀夫子連忙領命。

    ……

    凌府小院。

    一晚上的時間,整個院子便煥然一新,當然這并不是凌云做的,而是周家派人把院子收拾了一遍。

    周家家主也頗有意思,唐天笑成為少院長后,沒有跟著其他人上來道賀,反而第一時間帶著周建回府,讓周建帶人將凌府收拾了一番。等到凌云和唐天笑回來,又讓周建把好酒好菜帶過來,自己卻沒有露面。

    唐天笑一大早便去了臨海武院,既然當上了少院長,自然不會太輕松,他需要在這幾天時間里,把少院長要做的事情全部熟悉,也要和武院的教習全部認識一下。

    凌云也沒閑著,之前的陣法已經失效,他重新布置了一番,如今實力增強,布置小無極葵水陣倒也簡單,而且有定坤旗相助,陣法的威力比之前還強了許多。

    一陣腳步聲響起,凌云靈識一掃,連忙迎了上去。

    見到來人,凌云老遠便拱手一拜,說道:“不知公主殿下前來,有失遠迎,還未恕罪。”

    來人正是靈芝公主,不過只有她一人,梅秋娘三人沒有跟在身邊,看到凌云,便笑道:“我應該叫你莊公子,還是凌公子呢?”

    “殿下勿怪,江湖險惡,自然多有提防,若是給殿下帶了煩擾,凌云在此賠罪。”凌云解釋道,隨即再拜。

    “凌公子說笑了,你是十七的救命恩人,十七感激不盡,怎會怪罪。只是沒想到這么巧,我為凌公子而來,卻被凌公子所救,現在想想,仍覺得不可思議。”靈芝公主說道,語氣感慨,卻顯得非常開心,一臉嫣然。

    “舉手之恩,不足為道,公主不必放在心上。”凌云說道。

    靈芝公主沒有糾纏著話題,掃了一眼四周,說道:“凌公子打算和十七就站在這里聊天?”

    凌云無奈笑了笑,將大門關上,隨即引著靈芝公主向花園走去。

    “殿下這邊請。”

    “凌公子還是叫我十七吧!”

    “十七小姐請。”

    靈芝公主前來,并不只是單純拜訪,之前還是“莊智”的時候,凌云便表現出了在丹道上獨特的理解,靈芝公主此來,也是想邀請凌云前往蘭州藥王城,只要在藥王城,煉丹天賦才不會被埋沒。

    凌云自然是婉拒了,以后有機會他肯定會去,但現在沒有必要,臨海武院還沒穩定下來,唐天笑也才當上少院長,正是需要他幫忙的時候。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兩人的交談。

    凌云歉意施禮,隨即向大門走去,他有些疑惑,來人的氣息很陌生,他也猜不到是誰。

    “轟”

    才走到一半,突然一聲巨響,凌云瞬間臉色一變,連忙速度一提。

    大門走進兩人,金甲覆身,銀魃遮面,眼神中透著煞氣。

    一見到兩人的打扮,凌云便知道了身份,看了眼一地的碎木,冷冷道:“你們是皇家侍衛?”

    兩人沒有回答,仔細打量了一下凌云,說道:“凌云是吧,我家主上要見你,跟我們走吧。”

    凌云沒有回應,看著兩人緩緩道:“東來國的律法中,即便是皇家侍衛,也沒有權利擅闖民宅,兩位軍爺一來就把大門砸了,不需要先解釋一下嗎?”

    在臨海城,能夠有資格帶皇家侍衛的就只有兩人,靈芝公主還在里面喝茶,這兩人自然是四皇子派來的。凌云并不想得罪四皇子,但這兩個皇家侍衛,不論是砸門的行為,還是說話的語氣,都讓他很不舒服。

    對于凌云的話,皇家侍衛并不在意,反而有些不耐煩,說道:“不就是兩扇門,叫人來補上便是,你趕緊跟我們走,莫要讓主上等得太久。”

    凌云有些無奈,這兩人根本無法理解他的想法,也懶得解釋,抱拳說道:“請轉告四皇子,今日有貴客登門,凌云不便前往,改日再登門賠罪。”

    皇家侍衛沒想到凌云會拒絕,眼神一沉,怒道:“主上要見,豈容你拒絕。”

    說罷,兩人直接動手向凌云抓去,竟是要把凌云強行帶走。

    凌云身形一閃,躲過兩人進攻,右手輕輕一扇,虛空蕩起一陣水紋,化作屏障將兩人擋住。

    作為皇家侍衛,實力自然不弱,兩人都是歸靈境,而且修煉了皇家秘術煉體,身體強悍,力大無窮,實力比一般的歸靈境修士要強很多。但此時面對凌云隨手凝聚的屏障,兩人花了不少功夫,卻仍未破除掉。

    “唰唰”

    被凌云一個煉氣境擋住,兩人被激怒了,同時拔劍揮出,合力將屏障劈碎,隨即向凌云殺去。

    凌云并不慌亂,心念一動,定坤旗出現在手中,輕輕一揮,無數波紋激蕩,從四面八方出現,直接將兩人圍住。

    皇家侍衛全力出手,一邊揮劍斬去屏障,一邊向凌云靠近。但四周的波紋太多,而且還在不斷增加,他們的攻擊再快,也沒有辦法全部斬去,沒等他們靠近,便被無數波紋纏上。

    這些波紋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卻使得動作受到極大阻礙,最后連劍都劈不下去,直接被困住動彈不得。

    雖被困住,兩人卻無絲毫驚慌,神情高傲,語氣冷冽:“難怪有恃無恐,居然布置了陣法。不過,你敢對皇家侍衛出手,這天下之大,已經沒有你容身之所。”

    凌云搖搖頭,他早就看出來,跟這兩人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說不清。不再多言,手一揮,無數波紋卷著兩人向墻外飛去。

    剛飛到一半,便聽得“轟”的一聲,兩人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法術,直接將波紋炸開,瞬間脫困。不過爆炸的威力不弱,兩人受了傷,身上的金甲也黯淡了許多。

    脫困之后,兩人并沒有離開,臉色陰沉的看著凌云,揮劍再次殺來,眼神中也多了一絲狠色。

    凌云皺眉,他明顯感覺到,此時兩人身上,多出了一絲殺意。

    “住手!”

    眼看又要打起來,一聲嬌喝傳來,卻是靈芝公主感受到外面的動靜,走了出來。

    “參見靈芝公主!”

    顧不得再對凌云出手,兩人連忙行禮,此時也終于明白,凌云之前說有貴客登門,并不是隨口敷衍。

    靈芝公主蕙質蘭心,見到皇家侍衛,心中便猜出大概,說道:“回去告訴四哥,就說這幾日是我約了凌公子交流丹道,確實沒辦法前往,等過了這幾日,靈芝會親自向四哥賠罪。你們走吧!”

    “屬下遵命。”

    皇家侍衛的使命,便是保護皇室成員,靈芝公主命令,自然不敢違抗,沒有任何猶豫,迅速告退。

    “多謝十七小姐。”凌云抱拳謝道,靈芝公主不僅幫他解了圍,還幫他拒絕了四皇子,直接把事情攬在自己身上。

    “四哥的手下魯莽,讓凌公子見笑了。”靈芝公主歉意道。

    凌云笑了笑,沒有說話。剛才的殺意,已經非常明顯,皇家侍衛都是精挑細選培養的,向來是奉命行事,如果沒有人授意,就算想魯莽,也沒那個膽子。當然,凌云只是推測,再加上對方的身份,也不好與靈芝公主談論。

    靈力一卷,凌云將大門的碎片掃到一邊,便引著靈芝公主向內院走去。

    “咻……”

    兩人沒走一會兒,一道破空之聲傳來,遠遠便道:“凌云師兄!”

    慕容曉曉腳踩飛劍,疾馳而來,看到凌云后靈劍一收,飄然落下。

    見得靈芝公主也在,慕容曉曉有些意外,連忙行禮:“見過靈芝公主。”

    “曉曉,如此匆忙,有什么急事嗎?”凌云問道。

    慕容曉曉點頭,說道:“大師兄,我爹請你去一趟沐陽閣,大行令也在那里。”

    “可有說什么事情?”凌云追問。

    “皇城派了人來,帶著國主陛下的圣旨,點名要文德圣子親自接旨。”慕容曉曉說道。

    “圣旨。”凌云目光一轉,心中有了猜測,對靈芝公主道:“殿下,今日聊了許久,想來也乏了,不如先送殿下回去。”

    靈芝公主搖頭,說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既然是從皇城來的,想來我也認得,正好去看看。”

    “也好。”凌云想了想,沒有拒絕。昨日才現身,今天便有圣旨傳來,這消息傳得如此快,只怕不是什么好事,靈芝公主在場,興許能夠幫得上忙。

    不再耽擱,三人迅速動身,向臨海武院飛去。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