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傾城玉碎之忘川 > 第八章 班師回朝
傾城玉碎之忘川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然后看著黑衣人,在黑衣人耳邊,不知說了些什么,黑衣人面面相窺,臉色十分難看,然后盡然全部走了。

    葉景邵送客口氣,沒想到。林生的辦法還真管用啊。

    阿特格勒看著李子憶,趕緊問:“葉家嫂子,你沒事吧?”

    “我倒是沒事,你能不能別一口一個葉家嫂子啊,我有名字,以后,叫我李子憶吧。”

    葉景邵走過來,看著她,說道:“是這樣的,我們假扮夫妻,實數無奈,你可別誤會,我跟她沒什么關系,要不是為了試探你,不會除此下冊的,現在看來,你確實可信幾分。”

    其實阿特格勒早就看出來了,只是沒想到,他們會這么坦誠,確實,哪有夫妻這么生疏的呢?可是他們身上又透露著太多相似的地方了,讓人不由的會相信幾分。

    里自由走過去,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世俗無奈,看也我跟他怎么可能是一對,他可配不上我啊。”

    葉景邵用復雜的眼神看了一眼李子憶,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竟沒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自戀之人,恕我眼拙,可讓我多看看,以后怕是都見不到了。”

    其實最后一句話是真的。

    他已經修書回去,皇城很快就會收到阿特格勒的消息了,他們明天也該啟程回去了。

    葉景邵說道:“既然你沒事,那就讓和風遣人將你送回去吧,我們要走了,以后怕是沒機會再見面嘍。”

    不知為何,雖然葉景邵說的云淡風輕的,可是李子憶心中還是咯噔了一下。

    就好像,有些東西想要抓住,卻抓不住,還是轉瞬即逝了。

    李子憶點點頭,說道:“那好啊,你也終于可以回家了不是,哎,真好,遇到你以后,意外不斷,你這一走,說不定我運氣會好很多呢。”

    葉景邵看了看周圍,然后將李子憶拉到一邊,說道:“好歹也是一日夫妻的緣分,我就這樣走,也不太好,此物贈你。”

    將懷中的一枚青銅圓形花紋吊墜送到李子憶的手中。

    看著這東西,不像是很貴重的樣子,可是雕刻卻很精美,怕是一塊腰佩。

    “且,誰要你的東西啊。”李子憶說完,就要把東西還回去。

    可葉景邵趕緊后退幾步,然后笑著擺了擺手,隨著一大堆人離開了這黑夜中。

    李子憶看著手中的東西,陷入沉思,后被人叫回來:“李姑娘,馬套好了,我等送您回去。”

    畢竟剛剛的事也下了一跳,李子憶也沒推辭,有人送也是好的。

    第二日的天氣很好,陽光明媚,萬里無云,人清氣爽。

    李子憶一整天躲在屋內沒有出門,不知為何,心中總是不清凈。

    葉景邵一行人已經出發了,浩浩蕩蕩的陣仗,也詮釋了他們的勝利和所向披靡。

    經過汕頭時,葉景邵不自覺的望了過去,似乎是在期待些什么,可是總是道不明的,昨日一別既是永別,他這樣一個將命交出去的人,本來就不應該有什么幻想的。

    霎時間,一黑衣男子,一閃而過,只留下搖晃的枝葉,詮釋過似乎有人經過。

    又是多少個日夜,若不是那枚青銅牌,李子憶都要懷疑那個人是否真的存在過了。

    李子憶將銅牌作為掛件,畢竟這樣一個不起眼的東西,就算是帶著也不會惹人注意的。

    午時,李子憶蹲在羊圈中,初生的小羊正要學會站起來。

    李子憶緊緊的攥著手,臉上露出緊張的神情。

    大羊一直在旁邊用頭時不時的幫助小羊,讓她盡早可以站起來。

    這樣母女情深的畫面,在李子憶的心里,是最渴望的。

    李子憶長嘆一口氣,既然小羊安全出生,她的心也就放下幾分了。

    一大早,園子里的瓜果蔬菜剛打理好了,地里的活也多了起來,家里只有李子憶一個人可以用,自然所有的擔子都落在她身上了,阿九婆只負責在家里做好飯等著她回去。

    這樣的日子雖然辛苦,可是能跟最愛的阿奶在一起,李子憶還是覺得幸福的。

    村里的人也都知道她家的情況,也會有人時不時的過來幫忙。

    今個,李子憶剛隆好地,翠竹就拿著一捧野果子過來了。

    跑道李子憶身邊,席地而坐,遞了個果子過去說:“我家的事都忙完了,你吃點果子,歇會,咱倆在一塊將剩下的地隆完一起回家。”

    李子憶也不客氣,拿著果子一邊吃一邊說:“你實在不用這么幫我,我自己費點時間也就完成了,你早些回去吧,太晚了你阿爹阿娘也不放心啊。”

    “你是我的好姐妹,我幫著你沒錯吧,憑我們這十幾年的交情,你還跟我客氣啊。”

    說著兩個人都笑了。

    明明都是十幾歲的孩子,說話一個比一個老成。

    就在這時,一個少年走過來,十六七歲的模樣,看著李子憶,說道:“正好你倆歇著呢,我幫你先弄些。”

    說話的人叫歪福,差不多同齡的玩伴里,都知道歪福愛慕李子憶,李子憶卻當不知道。

    歪福家中情況也挺好的,也算上是能頓頓吃得開肉的人,可是李子憶對這方面沒多大執念,對歪福也是當朋友一樣,并沒有其他的心思。

    大家雖然有意撮合他倆,可是也都知道李子憶的脾氣,就只是玩鬧的說一說,誰也不敢認真。

    李子憶站起來,說道:“歇夠了,你最近開始要上私塾了,就別來我這里干這些了,被你阿娘看到,我又免不了會被數落的。”

    歪福趕緊說道:“不妨事的,我阿娘一向聽我的,你不必害怕。”

    李子憶無奈搖搖頭,便不再多說什么了。

    日子一天比一天暖和,馬上就要立夏了。

    葉景邵的隊伍距離京都也越來越近,走了大概也有十七八日了。

    中午太熱,葉景邵一行人稍作休息。

    “大概還有兩三日,我們就能入京都了。”

    葉景邵這話是對阿特格勒說的。

    阿特格勒點點頭,說道:“中原地大物博,一路走來,我是見識了不少的東西呢。”

    “蜀中距離京都距離是有些遠。”

    又行兩日半,便進入了京都,街上的行人早就給他們讓出一條路來,歡呼著,等待英雄過來。

    葉景邵騎在馬上,看著眾人,沒有嚴肅的神情,反而臉上一直露著笑容。

    最后他們整頓好,便進宮去了。

    明黃的大殿上,四根巨大的柱子高高的頂起屋頂,柱子上四中不同形態的龍環繞著。

    什么叫金碧輝煌,這才是真正的金碧輝煌。

    隨著太監的聲音,葉景邵走上大殿,跪在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的殿下,說的:“五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臣終不辱使命。”

    皇上看著下面的人,點點頭,說道:“起來吧。”

    他們雖是父子,可是更多的是君臣,身在皇家,最重要的就是禮數和規矩了。

    “兵馬大將軍果然厲害,不愧是我中原戰神!四年內,掃平五咦,踏平特格,攻退羌人,朕給你個特例,你想要什么?”

    葉景邵想了想,說道:“為皇上分憂乃是臣的職責所在,不敢邀功請賞。”

    他明白功高蓋主的可怕,雖然那個人是他的父親,可是皇上本就多疑多思,他只想安安穩穩的,其他的也不愿意參與。

    朝堂的爾虞我詐,葉景邵只覺得厭煩,好容易論功行賞完,熬到了退朝。

    葉景邵率先去看了他的母親,皇后早就在等著他了。

    一別四年,眼前的人已經完全褪去以前的稚嫩,眼里充斥著,是更加讓人捉摸不透的目光。

    “母后,兒子回來了。”葉景邵跪在地上。

    徳孝皇后趕緊過去將人扶起來,摸著葉景邵的臉,手顫抖的拂過他眉間的一道刺眼的疤痕。

    這道疤痕,再差一寸,便是砍在眼睛上的。

    葉景邵笑著說:“一道疤而已,這道疤,蕩平了五咦,值得。”

    母親看到自己的兒子傷痕累累,怎么能不難過,她一生生育八個子女,五子三女,老三是讓她最心疼的。

    從小就去到軍營,跟著部隊南征北戰,在宮里的日子沒有幾年,在她身邊的日子,就更少了,也是貢獻最大,傷痕最多的一個。

    “你走了的這四年,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疤痕母親不知,我不是個稱職的母親。”

    徳孝皇后說著,淚便流了出來。

    葉景邵小心翼翼的為母親擦過淚痕,笑著說:“兒子的愿望,就是可以變的強大起來,保護母后,保護大家,兒子做到了。”

    徳孝皇后過得其實并沒有表面那么好,皇上雖然中意這個皇后,可是畢竟后宮也并非皇后一人,她這母親,是有多努力的,才將他們兄妹幾人護的這么好的。

    母親點點頭,笑著說:“你做到了。”

    十一歲近軍營,十二歲征戰四方,十四歲跨馬上戰場。打贏第一仗。

    自從十一歲以后,葉景邵幾乎就沒有在回到過京都幾次,正是戰亂期間,戰事吃緊,后面幾乎每一個節日,都是在軍營里度過的。

    他用了十年的時間,掃蕩了中原四周所有虎視眈眈的國家和族群。

    終于不負眾望,這次,可以好好歇歇了。

    他的病怕是無望了,只希望在在這些年里,可以比過得安安穩穩,看著四海升平,再無戰事。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