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名為生存的主線 > 第六十八章:男鬼
名為生存的主線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出血量并不大,似乎只是擦破了點皮而已,可是墨淵依舊感到渾身一陣冰涼,這死兔子!要是再偏上那么一點只怕是自己這條小命沒死在鬼的手里,反而要交代在這只藍毛兔子手中了。

    冰刃席卷而去帶起了一陣冰冷的寒風,可是并沒有產生什么效果,就那么直挺挺的從那個鬼的身上穿了過去,砸在那鬼身后的大樹上發出一聲巨響,還有不少的冰渣四處飛濺,砸在墨淵身上有些生疼。

    “沒效果!”

    看著愈發逼近自己臉上帶著詭異笑容的男鬼,墨淵手捂著脖子緩緩后退。

    “好···疼···”

    每一步踏出就有大量的血液從男鬼空無一物的胸口處涌出,不一會就在腳下積起了一小灘血液,血液也不滲透入腳下的土地,就這么環繞在男鬼的腳下,隨著男鬼一步步的移動著。

    黑暗中墨淵看不真切,這些都是通過琳琳的描述墨淵自己腦補完整的,當然和事實也基本沒有什么差別。

    墨淵看了一眼男鬼腳下的土地,他有些好奇為什么血液還能這么分毫不漏的移動,當然除了滿目的黑暗和星星點點的月光之外什么都沒有看到。

    再次抬頭墨淵卻驚訝的發現自己面前已經沒有了男鬼的蹤跡,之前雖然光線不好看不真切,但是那么大個人性黑影怎么都看的見。

    在墨淵低頭看土地的短短一瞬間對方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視野中,墨淵心頭猛地一跳,整個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向一旁撲去。

    下一秒,一只被什么啃食過一般露出部分白骨的血跡斑斑的手,就這么擦過墨淵的臉頰被墨淵險險的避開。

    感覺到臉上的溫熱墨淵明白應該是自己臉部被擦破了皮流出了血,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短短的一會就接連被擦破了兩次皮膚,還好都沒有受到什么重的傷害。

    “琳琳!”

    在墨淵撲向一旁的同時,就呼喊了一句。

    漆黑如墨的黑發大量的涌了過來一小部分接住半空中的墨淵,不讓墨淵就這么甩在地面上,并且往琳琳身邊拉動著。

    大部分的黑發直直的沖向試圖追擊墨淵的男鬼,面對這滿目的黑發男鬼只能放棄追擊墨淵的打算,一雙露出森森白骨的手不斷的劃拉著阻擋著琳琳的攻擊。

    雖然男鬼手上的白骨逐漸被擊碎消失,可是相對的琳琳的黑發消耗更加劇烈,墨淵能清晰的感覺到琳琳正在急速變的虛弱起來。

    之前墨淵沒有過這種感覺,這是第一次清晰的感覺到琳琳和自己之前的聯系,正在迅速的弱下去。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平時習慣了某些東西的存在導致自己一直無視了這件東西,直到有一天你突然失去了這件東西才會清晰的發現這件東西的存在感的強烈。

    現在墨淵就類似于這種情況,在琳琳和自己的聯系變得虛弱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和琳琳之間有著無形的聯系,而且原來還是那么強烈,只是自己一直沒有發現罷了。

    怎么辦?看樣子琳琳根本撐不了多久,該死!早知道就應該先看看那個黑衣人給我的那本書,就算隨便學點什么也比現在什么都做不了來的好!

    這一刻,墨淵感覺到深深的無力感,這種眼睜睜看著局面惡化自己卻只能在一旁干看著的感覺糟透了。

    想著黑衣人給自己的那本書,墨淵下意識的往懷里摸去,還沒有摸到那本書確實摸到了一張有些溫熱的紙張,這是···

    墨淵心中了然這應該是之前慕天給自己用來保命的符紙,只是這玩意真的有用嗎?

    剛才那男鬼的手可是擦著自己的臉過去的,也沒有見它自己燃燒起來幫自己阻擋啊,要不是自己反應快只怕現在都沒命了吧。

    場上的戰斗沒有進行多久,但是卻是異常的兇險,琳琳的黑發節節敗退,男鬼已經快要殺到自己面前了。

    雖然兩只手也被黑發擊碎的加起來就剩三根手指了,可是看樣子只要他來到自己面前,沒有了黑發的琳琳和自己根本就逃不過成為對方晚餐的命運,墨淵已經能清晰的看到對方臉上的貪婪和怨毒的神情。

    雖然四周還是同樣的黑暗,但男鬼的神情墨淵卻是感覺的異常清晰,就像是不是用雙眼看見的,而是就這么出現在他腦海中一般。

    墨淵絲毫不懷疑自己以前做的噩夢里最恐怖的情況,也沒有這張在自己腦海中勾畫出來的臉來的更加恐怖。

    “靠,拼了!”

    墨淵從懷里掏出那張符紙死死的捏在手里,手心滲出的汗水,微微浸濕了一些符紙的邊緣。

    “琳琳,這附近陰氣最重的方向是哪里?”

    正臉色蒼白的艱難抵御著男鬼的攻擊的琳琳,聽到墨淵的詢問雖然意外,但還是用小手給墨淵指了一個方向。

    就這么短短的一個動作,分心之下又是被男鬼硬生生的靠近了幾步。

    得到琳琳的回答,墨淵不再猶豫,直接就朝著琳琳指的那個方向跑去。

    他這一跑,場上的琳琳和男鬼同時愣了一下,似乎都不相信墨淵居然就這么果斷的拋棄了琳琳一般。

    “桀桀桀,人類呵···”

    男鬼嘴里發出難聽的笑聲,戲謔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孩,琳琳根本就沒有從墨淵突然的逃跑中反應過來,呆呆的看著墨淵的背影。

    “還等什么?快回來!”

    墨淵逐漸遠去的聲音響了起來,聽到這句話,琳琳呆滯的眼睛猛地有了神采,調皮的沖著男鬼扮了個鬼臉,小小的身體就化作一團黑色的霧氣飛快的朝著墨淵飛去融入墨淵的胸口處。

    “吼!”

    似乎是感覺自己受到了戲耍,男鬼嘴里發出一聲類似于野獸的嘶吼,朝著墨淵就追了過去,一雙只剩下三根手指的手朝著墨淵毫不設防的背后就抓了過去。

    感覺到背后襲來的勁風,墨淵猛地一咬牙,閉著眼把拿著那張符紙的手朝著男鬼伸過來的手迎了過去。

    要是這符紙沒用,慕天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慌亂中墨淵心頭只閃過這么一句話。

    男鬼看到墨淵不知死活的迎上來的手,嘴角露出了嘲諷的笑容,在他看來墨淵這完全就是在找死。

    于是,就在男鬼的笑容中,雙方的手終于接觸到了一起,男鬼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已經碰到了對方的手,只要他一個用力墨淵的手就會想豆腐一樣被他抓斷,他甚至都已經能想象到墨淵會發出的慘叫聲有多么的悅耳了。。

    只是,下一刻,在手接觸的剎那墨淵手上緊緊握住的符紙猛的自燃了起來,明亮的火光頓時照亮了四周,從墨淵手心的位置蔓延到全身,墨淵整個人就被籠罩在了火中,可墨淵并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熾熱感,就倆身上的衣物都一點沒有要被引燃的趨勢。

    “啊!”

    不同于墨淵感覺自己身上十分溫暖,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男鬼發出了痛苦的嘶吼,死死抱住自己被點燃的手,滿地的打著滾試圖將手上的火焰給熄滅。

    終于在男鬼不斷的努力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招驢打滾產生了作用,手上的火的確是熄滅了,只是隨著火焰熄滅同時消失的還有男鬼的一只右手。

    男鬼眼神滿含怨毒的狠狠盯著被火焰包裹的墨淵一眼,似乎要記住墨淵的樣子一般,身形卻是緩緩的消失在黑暗中。

    看到男鬼消失,墨淵心里狠狠的松了一口氣,男鬼不知道他手里只有這么一張符,男鬼同時還不知道的是在剛才接觸的那一剎那,墨淵手里的符就猛地燃燒掉一截,雖然不多,可是按這個速度來算的話,只要男鬼肯付出一定程度的帶價還是能硬耗完他的符的。

    當符紙燃燒殆盡之后面對一只對自己滿含怨毒的厲鬼,墨淵用腳指頭都能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當然,墨淵也知道,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男鬼只是暫時的躲藏了起來,也許此時就潛伏在自己周圍,等自己符一燃燒完就對自己下死手。

    要抓緊了!

    心中暗暗說了一句,墨淵現在唯一的生機就是乘著符沒有燃燒完將自己這個方位的尸體挖出,然后和法明或者慕天匯合,就方才那男鬼的表現來說,雖然琳琳不是對方的對手可如果再加上一個法明應該還是可以應付的吧。

    至于慕天?墨淵絲毫不懷疑那個一身白衣的青年,雖然有些犯二或者雙重人格的趨勢,不過實力的確是眾人里面最強的。

    也不知道時間夠不夠用,墨淵感受著手心符燃燒的速度暗暗苦笑。

    至于放棄挖取尸體直接跑路?墨淵也不是沒有想過,可是這個念頭只是在腦海轉了一圈就被墨淵果斷的給拋棄了。

    現在也只是面對一只看上去不太強的男鬼而已,可如果放棄,那就意味著他們要面臨一位僅僅到了一顆鬼頭和一只鬼手就幾乎至自己等人于死地的存在的追殺。

    真要是那種存在湊齊了自己所有的身體,墨淵絲毫不懷疑在這種追殺下,就算自己對慕天的估計再高,自己等人也沒有希望看到明天的太陽。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