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聽free聽書網 > 無敵橫練宗師 > 1.仙人劫數
無敵橫練宗師有聲小說,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
    白起:???

    “我是誰?”

    “我在哪?”

    “我要做什么?”

    他對面是一位白眉老僧。

    兩人站在大雄寶殿中央,面前有佛像,兩邊是僧人。

    老僧:“阿彌陀佛,施主慧根深種,三句靈魂拷問直指人心,令人佩服,不愧曾是仙人。

    你與老僧師父平輩,當年又曾有善緣,老僧今日就帶師收徒,今后你法號悟能。

    凡人出家,是為避禍避難。仙人如今已不是仙人,此時出家,就當是斬斷過往了吧。

    江湖同道就算不賣老僧面子,也會給我大金剛寺一個面子,今后不會再找你麻煩。

    施主剃度出家,便是在此青燈古佛,過完此生吧。”

    白起:...

    我才剛穿越過來,事情還沒理清楚。

    他抬起手,急忙道:“我...”

    但老僧的速度比他快,袖中那枯藤般手,已經舞出了一團刀光。

    黑發落如雨,紛紛而下。

    “悟能師弟想說什么?”

    老僧收刀入袍。

    白起:“我...我彌陀佛...”

    老僧道:“善哉善哉,今后悟能師弟就在我大金剛寺安心修行佛法吧,對了,大門外隨師弟一起來的那少女,師弟就別再去見她了。”

    白起:???

    “我...”

    “悟能師弟想說什么?”

    “我彌陀佛。”

    ...

    大雄寶殿之外,天空落著白茫茫的大雪,沙彌們正在雪中揮動掃帚,將雪掃到黃墻邊上。

    白起摸了摸已經光禿禿的頭,真是欲哭無淚啊。

    他已經醒悟過來了,自己是穿越了。

    可是自己穿越到了誰身上?

    這記憶,怎么還不蘇醒啊?

    總不成真的青燈古佛,做和尚吧?

    想自己穿越前也還是純陽未破之身,穿越后難道依然注定孤獨終老?

    “方丈師兄說還有個少女陪我一道來的,我就去問問她。”

    白起向著寺門方向走去。

    “師叔去哪?”甕聲甕氣的聲線傳來。

    白起抬頭,入目的是一個在大雪中赤膊而行的魁梧僧人,左身青龍,右身白虎,脖子間戴了一串黃銅佛珠。

    白起淡定的很:“師侄怎么稱呼?”

    “圓空!”兩字落下擲地有聲。

    魁梧赤膊僧人道:“方丈師叔說了,悟能師叔不能去見那姑娘。”

    白起淡淡道:“那師兄可曾說我不能出門?”

    “姑娘就在門外,師叔出去就看到了。”

    “圓空,佛分不分男女?”

    “不分。”

    “師叔去看的只是一個在門外的可憐之人,而不是什么姑娘。”

    圓空虎軀一震,若有所悟,雙手合十。

    白起非常默契的雙手合十。

    兩人對拜。

    “我彌陀佛。”

    白起說完就跑了,留下圓空在喃喃著“佛分不分男女,佛分不分男女?”

    此時。

    山門外。

    紅撲撲的小圓臉姑娘,正裹著火紅色連帽斗篷,咬著右手指在焦急等待著,她不時跺著靴子,活動著長腿,似乎這樣能夠驅寒。

    看到一個光頭跑了出來,小圓臉:???

    再看清那光頭熟悉的臉龐,小圓臉:...

    白起決定說點啥:“我...”

    小圓臉遠遠喊著:“小爹爹,怎么樣,大金剛寺肯收留我們嗎?”

    白起:!!!

    但他反應很快,急忙長嘆一聲,目光拐了拐旁邊。

    小圓臉也是機靈,兩人急忙跑去了廟外的小樹林。

    白起瞎話張口就來:“你聽說過大金剛寺的斷塵了愿經吧?”

    小圓臉搖搖頭:“沒有。”

    “沒聽說過正常...那群和尚為了逼迫我加入大金剛寺,對我施展了斷塵了愿經,好讓我忘記過去的一切,然后死心塌地留在這座寺廟里,青燈古佛,孤獨終老。”

    小圓臉捂臉,花容失色:“他們怎么能這樣,你可是曾經仙界的劍神,獨孤唯道。”

    “仙界劍神,獨孤唯道?”

    白起震驚了,不過這可算是知道自己叫什么了。

    “那你...”

    “我是師父您唯一的徒兒東方白,只是喜歡叫你小爹爹嘛。”

    白起愣了半晌,猛然跺腳道:“該死的斷塵了愿經,可惜本座竟是一點都事情不記得了,乖女兒,快和本座說說。”

    他入戲超快,聽到自己是仙界劍神獨孤唯道,連稱呼都從“我”變成了“本座”。這也許這和他穿越前喜歡琢磨劇本,又喜歡玩角色扮演的游戲有點關系吧。

    小圓臉:&%¥*&

    片刻后。

    白起點點頭:“本座明白了。”

    他的心在滴血。

    啥情況?

    這世界是怎么了?

    數千年之前靈氣復蘇,仙蹤神跡降臨人世,名山大澤之中秘境無數,而有緣人,有著仙根的人則是趁此機會,修仙問道,逐漸的凌駕在了蒼生以及江湖之上。

    可...

    千年之后的三個月前,靈氣突然消失了,仙蹤神跡消失,仙人失去靈氣,被驅逐除了洞府,而成了凡人。

    法寶全部成了廢銅爛鐵,甚至不少踏飛劍慣了的仙人連走路都要摔跤。

    曾經高高在上的仙人們失去了力量,也失去了地位。

    而被奴役千年的武者們,則是乘勢崛起,屠神滅佛,將曾經看不起自己的仙子搶回家中羞辱,將曾經需要仰望的仙人斬殺、或者關押逼問秘密。

    仙人里也不乏有些關系戶。

    這些關系戶就急忙尋找凡間的勢力,希望能加入其中避難。

    劍神獨孤唯道,就是其中之一。

    當年他和大金剛寺的前任方丈結了大善緣,所以如今的方丈悟玄才收下他,算是幫他避難,還了當年的恩情。

    劍神當年在江湖里名聲算不錯,方丈悟玄才敢收。

    可是他這位徒弟,可是臭名昭彰,殺人無數,悟玄才揣著明白裝糊涂,讓他不要再去見東方白了。

    白起的心還在滴血。

    “小爹爹,我們怎么辦?”小圓臉揉了揉紅撲撲的臉,絲毫看不出大魔頭的模樣。

    白起是無語了。

    如果是之前的劍神怕是還有辦法,但他現在連記憶都沒繼承,有個毛的辦法。

    可是,要他放棄面前這個少女,他真的做不到。

    但如今這個形勢,是天大地大,也無處藏身。

    飛雪連著飛雪,小樹林里,曾經仙界的劍神與魔姑靜靜對立著。

    就在這時...

    白起腦海里忽然響起冰冷的聲音。

    “星空游戲作弊器現在激活,制作人白起,請確認。”

    白起:!!!

    星空游戲作弊器!

    這可是他的得意之作!

    來的可真是時候啊!
湖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